• 嘉楠CEO张楠赓谈创业经历:没有捷径一张张晶圆堆出来的
    发布日期:2019-11-11 16:56   来源:未知   阅读:

  导语:“芯片行业去积累团队、技术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就是一代一代迭代下去,一张一张晶圆堆出来的。”张楠赓强调。

  近期区块链再次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而正在冲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嘉楠Canaan则有望成为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这家已经发展6年多的企业,到底有着怎样的创业历程?

  北航计算机本科毕业后,张楠赓有过一段在事业单位做“螺丝钉”的时光,每每回想起这段经历,张楠赓会觉得唏嘘不已。

  彼时,他还是航天科工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这段服务期培养了他对技术一丝不苟,对工作认真负责的航天人精神。

  三年后,他没有走大多数同事选择的路,而是回校继续深造,理由是“我希望每天都能有新的东西出现,做更有挑战性的事情”。

  张楠赓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2011年左右,当时的他认真钻研了一个晚上,就对它产生了兴趣,当时比特币有很多信徒,起初觉得比特币有5%可能性来改变世界,直到2015年,区块链概念变得普及,心中这个概率上升至15% 。

  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6月,彼时美国一个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

  从设计上来说,ASIC相比FPGA具有高性能、低功耗的优势。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为避免比特币被蝴蝶实验室垄断,“南瓜张”张楠赓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最终“南瓜张”带来了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他将其命名为“Avalon阿瓦隆”。

  当年,Avalon极度受人追捧,一台Avalon矿机现货,最高曾被炒到40万人民币,市面上一机难求。

  但当时的张楠赓非常低调,人们不知道张楠赓是谁,只能根据张楠赓在Bitcointalk论坛上注册的ID——ngzhang,将这个中国最早的矿机研发者称之为南瓜张。

  从2013年开始研发第一代芯片,到现在6年时间,嘉楠科技的芯片投片记录不断取得突破:从110纳米到55纳米、40纳米、28纳米、16纳米,再到7纳米,还有28纳米AI芯片。

  “芯片行业去积累团队、技术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就是一代一代迭代下去,一张一张晶圆堆出来的。”张楠赓强调。

  张楠赓说,矿机行业就是寡头垄断状态,就那么几家,嘉楠的定位是一家做技术,做计算的公司,嘉楠不是一个比特币公司,也不是一个区块链公司。

  2019年7月20日,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的日子,张楠赓这一天还发表了一封内部信,张楠赓向所有为探月工程做出贡献的先驱致敬,并号召所有员工做数字世界的探险者,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生活。

  在这封信中,张楠赓说,九败一胜是探险的真貌。在抵达终点之前,它通常包含着日复一日的计算,试验失败的沮丧,以及成功时旁人不解的兴奋。硅与数字世界的探险同样如此。而作为数字新世界的底层架构,芯片产业正步入智能计算时代。嘉楠将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的生活,这是正在悄然发生的产业革命,也是我们的机遇所在。

  “作为从事自主超算芯片研发、提供高性能计算服务的公司,嘉楠致力于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生活。我们立足AI和Blockchain产业生态,在区块链、高性能计算、芯片研发设计和上层AI应用研发拥有丰富的业务经验。我们为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提供涵盖芯片、模组和产品的整体智能解决方案,让企业服务与用户更近,并推动商业资源高效合理分配,让更多人和企业享受智能化数字经济红利。”

  张楠赓对员工说,数字世界的未来将是一个崭新的硅基文明,而嘉楠已经成为这场探险的领跑者之一。“前路依然漫长,请保持足够的技术自信与敬畏之心,因为你们不仅是一名嘉楠人,更是一名探索数字世界未来的探险家,因为我们选择去月球。”

  2016年,嘉楠董事长兼CEO张楠赓和团队开始设计第一代AI芯片,相当于把从前在区块链领域积累的计算技术用到了AI芯片的研发。张楠赓认为,过去几年,他们在区块链芯片领域的研发对整个半导体设计行业中的设计方法学,甚至包括后端的供应链都有很大影响,只不过并没有为大众所知。

  从设计方法学角度来说,研发区块链计算芯片时,对计算能效与低成本的追求是非常极致的,达成的结果与传统设计方法学相比是数量级级别的提高,在此前提上,芯片之争的焦点将主要集中在算力。

  从供应链的角度而言,例如比较先进的封装技术,之前大陆地区用得比较少,它是一个性能更高的技术,但要求设备投入与一次性费用稍微高一些,几年前国内用的比较少,区块链行业起来后,因用量确实太大,把产能冲上去,封装技术的价格才得以下降下来,其他类型的芯片设计也从中受益。

  张楠赓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对AI来说,可能前些年做云端芯片比较多,大家追求的是对国外GPU(图形处理器)等的替代,大概从2017年起,业界将注意力普遍转向端侧,不过端侧设备智能的特性其实一直没有跟上,原因在于两点,一是算法与数据的问题;二是端侧现在并没有好的AI计算平台。

  为什么做端侧AI?张楠赓解释,有很多的事情并不需要传到云端处理,或者传到云端处理是不安全的,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有人觉得加强数据的加密或者加强服务器安全的管控就可以,但其实这个解决方法是有限度的。

  张楠赓的意见是,从根上解决。比如对家里进行监控这个场景,出于对安全方面的考虑,应该用一个端侧AI摄像头判断家里是否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就不要把这个视频数据传到云端,这个是端侧保护隐私的一个手段。

  不过,一个事实是,端侧AI目前处于相当早期的阶段,嘉楠科技的AI芯片现今的对手更多是传统芯片。“以后等端侧的应用场景逐渐固定、算法和体系结构相对稳定时,AI芯片比拼的关键就在于更低的能耗和更高的计算效率了。”张楠赓预测。

  2018年9月,嘉楠科技发布第一代芯片勘智K210,它属于集成机器视觉与听觉功能的系统级芯片(SoC),定位在AIoT两个领域,主打高性价比、低能耗和卓越的本地化计算能力,主要用在AIoT市场,为小型智能家居、智慧教育行业的解决方案商提供更多选择性。

  芯片发布后,量产能力很关键。因为供应链管控体系非常完整,从前后端、封装测试到底层与晶圆厂的配合、工艺的改进与电路的设计甚至更深层次的东西,都有相应的团队负责,嘉楠科技在芯片量产上没有遇到过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在公司内嘉楠科技就能完成芯片设计的所有环节,这也可以看出技术是我们的核心优势。”张楠赓总结。

Power by DedeCms